关于 私信 归档 RSS 搜索

^_^

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

【词青】故人远(二)

故人远(一)

没怎么写过同人,好像进度太慢了QAQ

这样下去……啥时候才能和好呀


  “奶妈在吗?可不可以开麦?好了说一声。”

  方青砚还在愣神,忽然听见柳词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他呆了片刻才反应过来对方问的是自己,还没来得及回答,就听见柳词又在直播间开玩笑说:“你们说这个奶妈是个妹子还是汉子呀?我觉得是个妹子,是汉子我就退组了。”

  方青砚:“……”

  方青砚清了清嗓,刻意放柔了声音道:“能开麦,我这边好了,你们好了就可以排。”

  不知道是不是方青砚的错觉,他刚说完这句话,就感觉YY里忽然迷之沉默了。

  方青砚心头抖了一下,心脏跳得厉害。

  难道柳词……听出了他的声音?

  是他忘记开变声器?或者是其他什么地方暴露了?

  方青砚紧张得大气都不敢出一口,满脑子都在想万一柳词问起来了自己该怎么解释该怎么回答……

  结果下一秒,他就听见柳词在直播间问道:“这奶妈是不是开的变声器呀?我听他的声音感觉有点怪。”

  方青砚:“……”

  方青砚突然觉得自己真他妈是个煞笔。


  方青砚切到柳词的直播间,看见各种弹幕飘过。

  “又是演员?”

  “感觉柳剑神又要被套路了呀!”

  “柳剑神居然能听出奶妈开了变声器?不容易不容易。”

  ……

  柳词看见直播间里的弹幕,得意道:“我就说嘛,想套路我?有那么容易吗?”顿了顿,又似想到了什么,不满地叫道:“这妹子不会是个人妖吧,感觉这波有点亏。”

  ……

  方青砚默默握紧拳头,人妖就人妖吧,没被认出来就好。

  话虽这么说,不过心里却又有点小小的失落。

  方青砚脑海中突然浮现过自己以前听过的一首剑三同人歌——

  江湖之中,你是最初最唯一那个,以为就算是陌路重逢,在第一眼,也能凭直觉认出我。

  方青砚想,如果是柳词开变声器,不管变成什么样子,他也能在第一时间认出来吧。

  

  方青砚心情有点低落,沉默地操纵着屏幕上的小花萝跳来跳去,下一秒,剑纯加入了队伍,接着他便听见清儒在YY里道:“师弟我这边也好了,你直接排吧。”

  柳词莫名其妙地被多了一个师兄,自然是不愿意的,立马怼了回去,“啊?剑纯你在喊谁师弟呀?奶花吗?你们两个认识吗?”

  清儒笑道:“我喊的你呀,气纯。”

  柳词装傻,“啊?我是你师弟我怎么不知道呀。”

  这是没有提前沟通好剧本吗,方青砚无语地在队伍里打了个点点点。

  清儒看到队伍频道,继续胡编乱造道:“奶妈我给你说,我这个师弟就是这样,在外人面前不愿意承认是我师弟,他太菜了,怕丢了我们师门的脸……其实不管他是多么的菜,我也不会嫌弃他的呀。”

  柳词被清儒的不要脸逗笑了,“这样的吗?我信了。”顿了顿,又说:“我排了。”

  

  他们三个人都是借的别人的号,后台不高,所以排到的队伍并不是很厉害。

  一局下来,柳词又开始尬演,装小白说:“奶妈你果真厉害呀,我看我们的血线都好稳呀。”

  “……”面对柳词这辣眼睛的演技,方青砚并不想接招,淡淡道:“大概是对面太菜吧,我都没怎么加血。”

  柳词笑了笑,在直播间吐槽道:“哎这个奶妈怎么不按常理出牌呀,这时候不是应该夸我犀利吗?”

  清儒道:“我告诉你们,我们接下来的每一把都会像这把这么轻松愉快好吧,剑纯爸爸带你们飞。”

  柳词鄙视之,“剑纯你很膨胀呀。”

  “不膨胀怎么当你师兄呀。”

  “奶妈下把别奶这个剑纯啊,让他一挑三。”

  “哎别别,大佬们我错了我错了。”

  “……”看着屏幕中央出现的提示框,方青砚冷声打断两人,“进了。”


  看着柳词和清儒两人一唱一和,方青砚恍惚间觉得自己真的就像个外人,插不进嘴。虽然他也知道更多是他自己的原因,他不敢说太多话,怕暴露。

  方青砚不禁想到,如果当初他没有和柳词闹崩的话……

  那他现在是不是也可以继续和柳词无所顾忌地吹B,无聊了还可以一起组队去世界招募套路别人或被套路……

  虽然柳词总是尬演,但也挺有趣的不是吗?

  方青砚承认自己最开始不愿意低头是强要面子,但事到如今,他的顾忌反而更多。

  害怕柳词不肯原谅他……

  害怕两人即便表面上和好了,却再也回不到从前的模样……

-未完待续-

评论(4)
热度(32)
©^_^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