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于 私信 归档 RSS 搜索

^_^

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

【词青】故人远(三)

故人远(一)

故人远(二)

其实脑洞已经开到两人合好面基的部分了,但是……渣作者懒呀TVT

文中没有名字的33队都是我瞎编的,如有雷同,纯属巧合。


  方青砚上的奶花ID叫半夏,柳词像是找不到合适话题,又开始尬聊,“我觉得我们一直喊奶花奶花的太不亲近了,奶花ID叫半夏,是万花入门套,那我就叫你夏夏吧。”

  夏夏两个字说起来有点拗口,被柳词拖长尾音念出来,更是无比……辣耳朵。

  不过方青砚却是微松了一口气,他生怕柳词说出“半夏是万花入门套,那我就叫你套套吧”这样的话来。

  “随便你。”


  

  在两人闲扯的几句话中,竞技场开始了,对面配置是剑霸花,地图天山碎冰谷,奶花血量不高,装备应该不是很好。

  柳词在老地方下了生太极,开口道:“夏夏你站我后面,看我怎么秒掉对面这个奶花好吧。”

  方青砚没有回话,只是听话地站到柳词身后五尺远……蹭他的破苍穹。

  大概是同门相见分外眼红,对面的剑霸没有选择压柳词,而是追着清儒的剑纯怼。结果开场不到一分钟,对方奶花一个站位不慎,便被柳词抓点一套五韬八紫气直接带走。

  完成击杀后,柳词开始吹B,“夏夏你看我这气纯还可以吧?是不是比队里这个剑纯强多了,全程没见他摸到奶花几下。”

  清儒表示委屈,“卧槽对面DPS一直压我好吧,而且讲道理那个奶花是我八荒拍死的!”

  然而柳词从来不讲道理,“所以说你除了拍个八荒还有什么用呢?我建议你把其他技能都扔出快捷栏。”

  “如果我不拍那个八荒这奶花就死不了了呀,我都开转过来打了!你抓之前都不看我位置的吗?我离她八百尺远!”

  “我会秒不掉这个奶花?这个奶花肯定死好吗,我补个九转她也死了。”柳词语气中万分嫌弃,“你这剑纯,不知道打伤害就算了,还好意思抢人头,还要邀功,甚至已经想好了如果奶花没死该如何甩锅,啧啧,牛皮!”

  “我……”清儒觉得自己真的特别委屈,但又想不出反驳的话来,很气。

  “……”柳词总有一千套歪理,方青砚也听不下去了,忍不住道:“本来奶花第一波八卦就可以死的,那时候剑纯的位置也好,你五方慢了。”

  “她太阴了呀,这也能怪我的咯?”顿了顿,柳词又装腔作势地惊道:“奶妈你是不是跟这剑纯认识呀,这么帮他说话的……还是你看上这个剑纯了?”

  方青砚:“……”

  看上你妈。

  您比较牛皮,说不过说不过。

  方青砚不说话了,默默给柳词的气纯号点了个赞然后退出地图。


  

  接着几人又排了几把,都是很快就结束战斗,大概是他们连胜的场数太多了,没过多久,他们便碰到眼熟的排名队。

  又是天山碎冰谷,冰毒毒,两把大橙武,战绩非常漂亮,都是会玩的。

  开场之后,对面打得很凶,直接骑马冲了过来,柳词上前几步不慌不忙地插了个太极,幽幽道:“对面好像很强的样子啊!有点怕有点怕!”。

  清儒学着柳词口头禅的语调说:“别急,我们先不打,绕他个一百圈,不慌!”

  柳词笑着附和道:“不慌,听我指挥,剑纯你先打这个毒经。”

  方青砚之前打双气碰到过这对冰毒,他的气纯被制裁了,有点想报仇,于是正经道:“这局我要认真打了,想赢好吧。”

  方青砚的奶花点的提踏,挺克冰毒的一套奇穴,然而对面这队肯定不会让他好好读条。果然,方青砚站在柳词后方,一个提针还没读完,便听见一声枯残声响,方青砚下意识地怒喊道:“我被打断!草你血……爸爸!”

  刚开口便猛地意识到不对劲,硬生生地把最后一个字吞了回去,语调极为古怪。

  然而柳词像是没发现他的不对劲,冷静地报技能:“奶毒女娲交了,我先打波毒经伤害。”

  方青砚觉得自己刚才这波已经暴露得够明显了,结果柳词居然没有任何反应???

  也不知道是因为自己读条被打断还是因为柳词没有任何反应,反正方青砚莫名不开心了,他随手切了白云目标,看到奶毒的目标刚好也是自己,心情瞬间更加烦躁,忍不住BB道:“这个奶毒好他妈烦,一直在看我,妈的搞得好像谁没有打断似的——奶毒断!”

  “草——被骗了!”

  方青砚打断被骗后,眼睁睁地看着奶毒幽幽地读了两个冰蚕,嘲讽力MAX。

  方青砚十分冒火,就盯着奶毒不动了,“草你妈狗逼毒奶!我再断!看谁的CD更短!”

  对面DPS本来就十分暴力,方青砚这一瞎搞,全队血线更是直线血崩。

  柳词边跑边大喊道:“别打断了!我要死了奶我!”

  方青砚吼道:“不慌!听风!”

  “好听风!”柳词话音刚落,刚回升的血量又秒降到百分之分二十,于是继续尖叫,“毒经特效了!我八了!”

  “——不行还是要死!我无敌我无敌!”

  “别给无敌!折叶折叶!”

  不出意外的,柳词下出无敌的那瞬间就看见一团墨绿光球出现在自己身上。

  柳词:“……”

  方青砚:“……”

  方青砚也来不及吐槽了,毕竟他的血线也不太好,技能交重就交重吧,无敌给全队缓一波也是可以的。然而他正要小轻功躲进无敌,就被毒经的蜘蛛拉开,紧接着冰心一个剑破封内封轻功,两秒后屏幕上可爱的小花萝直接被抬走。

  方青砚气得咬牙切词,连话都不想说了……妈的给这个蜘蛛满分打CALL好吧。


  

  输了这场后,YY里迷之沉默了片刻。

  方青砚深吸了几口气,胸口那股怒气还是没有压下去,也不管会不会暴露什么的了,开口冲着柳词就是一阵乱BB:“我还有折叶的你干嘛要下无敌呀,我那个折叶肯定给你啊,这个无敌有点瞎好吧,这么不相信队友的?”

  柳词倒也没生气,只轻飘飘地回道:“你一直盯着奶毒打断不加血怪我的咯?这就是你说的这把要好好打?”

  “那狗逼奶毒一直盯着我啊!”

  “然后你不仅被枯残打断还被骗了厥阴……菜呀!”

  “我……”

  围观两人互相甩锅的清儒心里满是卧槽,怎么前几局都还是好好的,输了一把两人就突然都换了个画风?而且柳词平时不是这样的呀,他们之前打招募碰到更菜的奶妈都有,哪有这样直接说人家菜的呀,而且对方还是个妹子……

  ……感觉下一秒奶花就要直接退队了。

  然而没想到的是,方青砚沉默了几秒后,竟然承认了柳词的说法,压着怒火道:“……妈的我菜,我菜好了吧,这局我的锅,对不起。”

  “菜就是菜,别承认得那么不情愿嘛,要认识到自己的菜,才会有进步……”甩锅斗争又一次圆满胜利后,柳词十分心满意足,而且还唯恐天下不乱,竟得寸进尺地瞎他妈教育起来,顿了片刻,又像个大爷似的把队长扔给方青砚,吩咐道:“最菜的去排队。”

  方青砚:“……”

  CNXM!

  方青砚心不甘情不愿地点了排队,顿了顿,心里还是觉得非常不甘,然而这把确实是他的问题最大,他的奶花也确实菜……妈的根本无法反驳啊!

  方青砚绞尽脑汁想了半天,终于想出来一个攻击柳词的点,冷哼一声,故作冷漠道:“……气纯你真他妈幼稚。”

  听到这话,柳词一下就笑了,关了麦在直播间笑成煞笔,“这奶花有点可爱好吧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闻言方青砚却是愣住了,柳词……居然说他可爱?方青砚脑海中忽然浮现出柳词以前说过的一句话。

  回想起来有点心酸,但……好像一下子就没那么气了。

-未完待续-

评论(12)
热度(37)
©^_^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