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于 私信 归档 RSS 搜索

^_^

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

【词青】故人已远,旧梦难寻


-全都是我做梦的柳词视角,无比OOC

-想到哪写到哪,毫无逻辑流

-矫情的碎碎念,慎入

 

1、

柳词没有告诉任何人,他买了一个墨颠花间。

柳词的气纯很少散排,然而他的花间只能天天散排,刚开始几天菜得抠脚,开场暴毙是常事,深切地体会了一把什么叫花间游不动。

没办法,不愿告诉亲友,也不敢打招募,就算不开直播,他的声音也能分分钟被认出来。

摩擦了几天后情况就好转了不少,虽然对花间的技能运用还没那么熟练,但意识总是在的,在他猛如虎的操作之下,也勉强能够游几米了。

但还是差得远呀,和当年那个菜比花间之间隔了一百个落叶听方。

 

其实柳词并不喜欢散排,因为对于气纯花间这种抓点脆皮职业来说,跟队友的配合实在太重要了,一波打不死,很可能就废了。

打JJC又不是为了输。

记得某个菜比花间最讨厌的事情之一就是JJC输。

柳词也讨厌JJC输,但要说他最讨厌的事……大概还是被喜欢的人背叛吧。

不可原谅、原则性的问题。

都说天蝎座腹黑爱记仇,但其实只要不涉及原则性的问题,蝎子都是非常温柔的。

就像柳词虽然成天“CNXM”、“菜比花间”、“智障儿子”挂在嘴边,但只要那个人遇到危险,总能看到山河稳稳地落在他脚下。

 

说起来某个菜比花间也是可爱,快死了不去找奶妈,只会大喊柳词柳词!

奶妈都受不了了呀,要死了喊柳词有什么用,柳词能给你加血吗?

 

我不管,就柳剑神带我飞。

 

真的可爱呀这个盆栽,想带回纯阳宫偷偷藏起来的那种。

听话的话,就天天给浇可爱多。

发病了的话,就给泼硫酸,治不了你。

 

曾经的柳词是这么以为的。

 

2、

柳词的花间是真的菜,玩惯了纯阳的他,再上全剑三免控最弱的心法着实有些不习惯,而且墨颠花间真的太他妈神T了,对面两个DPS全程朝着他怼,南风8S都不带切目标的……

说起南风,柳词又想起某次碰到对面霸刀苍云,自己身上有减疗,被控了后直接交了星楼,结果血还是不见涨,无奈之下又交了个南风。

等看到身上的绿色光效后,柳词才猛地反应过来自己刚刚做了什么操作。

 

以前三个人打气花歌的时候,儿子的南风总是很瞎,乱洒也瞎,骂他还会顶嘴,简直不孝。

听说后来玩和尚了满屏骚操作还是没变,锻骨无相,星楼南风,是傻儿子本人了。

只是他再也没有资格嘲笑傻儿子的各种骚操作了。

 

不对,其实早就没有资格了。

 

柳词的二手职业玩得好的不多,就一个毒经勉强能看,哪像某天才花间少年,灵性毒经,超凶和尚,放肆冰心,长大了学会用各种配置来狙击他了。

 

可他妈不得了了。

 

其实以前柳词跟别人打竞技场时,傻儿子也喜欢开各种不同的号来狙击他。

然而现在,他却成了别人口中的别人。

儿子也没了名字,统统以柳词的队友来称呼。

直播间里更是警惕,一提到儿子的名字,便如同遭遇洪水猛兽,立即被一大波竹子礼物刷屏过去。

真的没有必要呀,搞得像他一直没有放下一样。

真的,都过去了。

 

……

 

才怪。

 

要是真的都过去了他就不会连儿子的名字都不敢提了,更不会买这个墨颠花间。

至于为什么要买这个墨颠花间……

柳词以前打其他配置的时候老是能听见儿子BB,哎呀来打气花啊,走我们去打气花吧,打气花呀剑气哪有气花好玩……

你说儿子少年成名,国服知名花间喷子,哦不知名花间盆栽,身边认识那么多气纯,怎么就偏偏每天扭着他打气花呢。

 

——儿子你只能再去找个气纯跟你打打气花看了吧。

——那他妈只能我上气纯你上花间了呀。

 

就这么一句话,柳词记到了现在。

只能说以前儿子甜的时候是真的甜,说话像含着糖,还特别真诚。

 

于是当柳词看到儿子神似自己的灵性气纯时,脑子一热,便去买了这个墨颠花间。

说实话,买完后有点后悔,这么暴力帅气的花哥,却不能见人,只能天天散排,还要被人白字点点点,就很气。

 

柳词啊柳词,你已经二十四岁了呀,怎么还跟个十七八岁的毛头小子一样冲动?

说不定说这话的人……他已经忘了呀。

 

3、

柳词今天打剑气又碰到儿子了,终于报了仇,有点开心,连整个竞技场打起来都顺了不少,每次击杀公屏都是整齐的666。

其实吧,柳词打剑气时不太爱看公屏,因为有的弹幕总能让他回想起一年前的场景。

 

——每次看直播都觉得这个气花下一秒就要散了。

——这个气花歌还没散一定是因为爱情吧。

 

哪来的爱情,电子竞技没有爱情。

于是后来啊,这个队,就真的散了。

 

柳词这赛季用气纯打了不少配置,气霸双气剑气,却基本没碰气花这个经典配置,连娱乐队都很少打。

大概还是有点怕吧,一朝被蛇咬,十年怕井绳,连对花间这整个职业都有些忌惮。

 

别人都说儿子不太像个花哥,柳词倒觉得花间这个职业再适合他不过了。

 

以前他们打气花歌时,儿子就是整个队伍里的最底层,废物花间把把背锅,就算有微弱的反抗势头也被他和奶妈镇压下去。柳词还见过有人开玩笑说,想当初电信还组了个拒绝儿子的奶妈联盟,谁知道后来儿子竟然迎来了两个把他吊起来喷的队友。

 

其实柳词知道儿子的脾气一直都不是很好,只不过柳词曾天真地以为自己能制住他,哪晓得,儿子要是真的动起刀来,他竟是连半秒也招架不住。

 

就好像竞技场里的花间一样,虽然一直被压着打,但只要你一个不注意被抓住机会,一套星楼水月乱洒就能把得你措手不及。

然后玉石俱焚,一刀致命。

柳词从没想过这招玉石会打到自己身上,真的很疼,仿佛打出了成倍的伤害。

 

方青砚,你还是能啊。

 

4、

方青砚出发前两天,柳词开了花间号去散排。

说起来他们俩也是真有缘,散排竟然也他妈能遇到,明明两个号的后台差了一百多分。而且好巧不巧,方青砚上的气纯,还开了直播。

 

不过方青砚不知道是他。

柳词这样想着,心终于没有那么抖了。

 

柳词一直开着方青砚的直播间,方青砚没怎么说话,只在战场频道打了两个字:秒奶。

可真他妈高冷的盆栽。

不过对面霸策毒,地图又是绕柱之巅,抓到机会的话确实可以秒奶。

 

开局之后,对面的霸策骑马朝柳词冲了过来,奶毒被留在了后面,柳词看见方青砚一个蹑云过去五韬八,瞬间心领神会,一个太阴过去,星楼水月乱洒,爆完之后又接了个芙蓉,瞬发阳明还没打出去,奶毒已经黑了。

 

两人打完一套爆发后,柳词才听见方青砚在直播间里喊:“奶妈一刀,不死我退了。”

柳词忍不住笑了笑,你他妈又不是花间,退你妈个象拔蚌。

不过紫气无敌水月乱洒都开了,秒不掉奶的话,确实他们就要傻眼了。

小孩还是熟悉的暴脾气呀……而且这进攻无敌,嗯,有几分方剑神的风范。

 

而且让柳词有点意外的是,方青砚在直播间夸他了,声音暖暖的,“这个花间……还可以好吧,给他点个赞。”

柳词觉得自己的心跳仿佛漏了一拍,小孩认出他了吗?

毕竟他的ID……也不是不可能认出来的。

 

奶毒死后,对面还挣扎了十来秒,发现胜利无望后便干脆地退出了竞技场。

柳词从排到方青砚就开始紧张,结果战斗只进行了十秒钟。结算蹦出来的一瞬间,柳词愣了愣,然后给方青砚点了个赞。

柳词也收到了个赞,他以为是方青砚赞的,然而当他切到直播间,正好看到方青砚干净利落地退出了地图。

妈的方青砚你这个骗子。

 

柳词出图后就没排队了,纠结许久后,终于下定决心点开密聊。

——打气花吗?

等待回复的时间像是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,最后一声清脆的密聊声响判了他死刑。

回答只有简短的两个字——不了。

 

柳词顿时如坠冰窖般,手脚冰凉,同时也清醒过来。

他在期待什么呢?期待方青砚能隔着虚拟网络数据认出他?

以为真是写小说呢?

江湖之中,你是最初最唯一那个,以为就算是陌路重逢,在第一眼,也能凭直觉,认出我。

他从来都不是方青砚江湖中最初最唯一那个,他只是被方青砚伤得最深的那一个。

将真心剖开双手奉上,然后毫无防备地,被水月乱洒一刀。

 

柳词没再回话,沉默地点了退出游戏,正要关掉直播间,就听见方青砚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应该是在回复直播间的问题。

“不组排了,而且这个花间的ID……不会是你们谁专门来搞我的吧?”顿了顿,又似想到了什么人,突然烦躁起来,“算了我关直播了,行李还没收拾完……”

柳词没有听他说完,漠然关掉网页,然后打开小号里的代售对话框。

如同当初买这个号时一般冲动。

 

柳词把号价定得偏低,很快就被人预定。

交易进行得非常顺利,只是在交易完成后,买号的妹子上线看了看,犹豫了很久,最终还是忍不住八卦多问了一句。

——花哥你这个ID……是在等什么人吗?

——没有,我没在等谁。

 

柳词买了这个墨颠花间后给他改了个名字,一点也不万花。

叫……天青色等烟雨。

 

5、

方青砚又出国了。

柳词觉得挺好的,终于不用再经常听到这个人的消息了。

时间过得真快,转眼就是一年,或许再过一年,他就可以做到完全忘记这个人吧,不行的话,就再等一年,若忘记还是太难的话,看淡也好,起码能在提到这个人的名字时可以毫无波动。

就像……现在的方青砚那样。

 

方青砚出发的那个下午,柳词午睡做了一个梦,梦到他和方青砚参加剑三第一届大师赛,八强赛变成了线下举行。

他早早到了比赛地点,方青砚却迟迟不到,柳词没什么事做,就坐在那儿等方青砚,周围的世界吵吵闹闹,柳词一句也没听清。

 

“柳词歌妤!”

终于,柳词听到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,尾音微微上扬,带着少年独有的稚嫩和骄傲。

柳词一回头,便看见方青砚逆着光朝自己走来。梦里的一切都是模糊的,他也从未见过方青砚的样子,但他知道是方青砚来了。

他的小十七,从未变过。

一如记忆中那个年少轻狂、意气风发的少年。

 

柳词朝他招招手,笑骂道:“傻儿子,你怎么才来呀。”

“高手总是最后登场啊,怎么说,柳剑神是要带我夺冠吗?”

 

即使是在梦里,柳词也知道他们最后没能夺冠。

柳词却没有半点难过的样子,他非常自然地接过方青砚手中的行李,“儿子说是就是。”

 

气花最终没能登顶,就连陪他一起打气花的人都成了无法触碰的旧梦。

故人已远,旧梦难寻。

只有曾经存在过的种种痕迹,被人深藏在心底,只字不提。

 

最好的气花,最好的词青。

柳词歌妤。

方青砚。

 

-THE END-

评论(11)
热度(59)
©^_^ | Powered by LOFTER